七里岗  
 
 
 


 
 
生活与回忆
 
  浏览数:32697341 博客积分:{Integral1} 博客等级:{denji}  
悠闲的情趣和爱好

博主:七里岗  发表时间:2016-12-30 10:38:08
 

我从小就生活在夫子庙贡院街,那里的生活习俗、文化传统和文化氛围,对我的情趣和爱好的培养和养成,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而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是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的,真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情趣和爱好是一个人的生活乐趣之所在,我想,一个人如果没有情趣和爱好,那他的生活就势必如同一杯白开水,淡而无味。

说到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情趣和爱好,最主要的就是喜欢花鸟鱼虫,喜欢饲养小动物,从小到大,一直到现在,这样的喜好都不曾改变过。我想,这是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夫子庙一带,生活在贡院街地区,那里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所追求的或雅或俗的生活情趣,多多少少地影响和熏陶了我,不过,这样的影响和熏陶,更多的还是来自我爸爸。

我家那时住在我爸爸所供职的医院里,两间房间约40多平方,住着我们一家六口人;我家有一个院子,比房间面积还要大,约有50多平方,地面是用砖头铺就的,院子的三分之一处还砌了一堵墙,里面是用来淘米洗菜的,外面是用来晒衣晒被,吃饭纳凉,养鱼养花的。我家是单门独院,有前后两个门,前门通往贡院街,后门通往我爸爸的医院,我们通常从前门进出,后门主要是我爸爸上下班进出的。

我爸爸虽然来自苏南农村,却好像很能适应城市生活的,他平时一是喜欢烧好菜吃,二是喜欢养花鸟鱼虫,养猫、养小白兔。

记得还在我上幼儿园时,我爸爸就养了一只黄雀,南京人也叫“鼻窦儿”,用的是一只竹制的小方笼子。白天,我爸爸用长竹竿把笼子挑到院子里的屋檐下悬挂着,晚上再挑下来,收回到屋子里,第二天再挂出去,天天如此。我爸爸从来不嫌厌烦,反而乐此不疲。由此可以看出他是多么喜欢养鸟。

我从小就比较注意观察我爸爸养鸟的过程。我发现,刚刚从花鸟市场买来的生“鼻窦儿”一开始只是会叫,短促地叫一声,短促地叫一声,很是单调而枯燥;渐渐地,过不了多久,生“鼻窦儿”竟然会“叙”了,所谓“叙”,也就是连贯起来地叫,高低起伏,抑扬顿挫,就好像花腔女高音唱歌一样。我爸爸先后养过好几只“鼻窦儿”,他养过的“鼻窦儿”没有一只不会“叙”的,那一只只“鼻窦儿”婉转如歌的啼声,几乎每天都萦绕在我们的耳边,就是我们几个孩子从小就听惯了的“童声独唱”。

除了养鸟,我爸爸还养金鱼,开始是用玻璃缸养,后来越养越多,金鱼缸养不下了,干脆就在院子里砌了一个长方形的水泥池用来养鱼。我爸爸养金鱼,也让我们几个孩子跟着忙开了,一到夏天,我们就要轮流起早,到秦淮河边去捞蠓虫。那时秦淮河里蠓虫很多,都是紫红色的,一滩一滩的,捞上来在阳光下一照,真是灿灿耀眼,鲜活无比。有时捞得太多了,我们就把蠓虫摊铺在玻璃板上面,在阳光下暴晒,直到晒成蠓虫干,足够金鱼吃一个冬天的了。捞来的蠓虫是“活食”,金鱼吃了,条条都长得精气神十足。我们小孩子高兴,而我爸爸更高兴。他常常手里端着一杯茶,嘴上叼着一根烟,和我们围在水泥池边上,观赏一条条在水里游动的金鱼,享受着一种生活的乐趣和雅意。

因为我爸爸养金鱼,我从小就认识了不少金鱼的品种,比如:高头、龙眼、水泡、珍珠、绒球、墨龙等,而且我也知道了各种金鱼的习性和饲养方法。有一年,我家的一只漂亮的高头被我偷偷地借给一个邻居去“配种”,结果被不慎给弄死了。后来我爸爸知道了,气得好几天都不和我说话。由此可见他对金鱼的感情有多深。

除了养鸟、养金鱼,我爸爸还养猫,他养的是一只黑猫,我们管它叫“小黑子”。和养金鱼一样,乐的是我爸爸,忙的还是我们几个孩子,我们经常要到夫子庙菜场或地摊上去买猫鱼,买回来后要和米饭一起烧猫食,要顿顿给“小黑子”吃新鲜的。那时的猫和现在一样,是宠物,也不会捉老鼠。而我妈妈是不喜欢养猫的,她太爱干净了,她嫌猫脏,到处大小便,弄得家里臭烘烘的。最后,我爸爸只好做出了妥协,托人把“小黑子”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。

那一段时间,我特别想念“小黑子”,有好多次夜里做梦都梦见过这只乖巧的,通人性的“小黑子”,我还因为想它而偷偷地流过几次眼泪。我都这样了,那我爸爸呢?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情,不过我想,他肯定比我更难过,更想念天天围着他转悠的“小黑子”。

我清楚地记得,大约过了两个月的样子,是一个雨夜,我隐隐约约听到院子里传来猫的“喵喵”的叫声,我一听声音,就知道是我家“小黑子”在叫。我爸爸也听到了,他起来开灯,开门,“小黑子”进来了,浑身湿淋淋的,用惊恐地眼光看着我们,充满哀怜。我爸爸蹲下身,一下把“小黑子”抱在怀里,用泰县话说:“不走了,不走了!”

如今,一想到“小黑子”,我的耳边就会响起我爸爸说的“不走了,不走了”的声音,由此可见他对猫的感情有多深。

我们弟兄三个自小就受我爸爸的影响,也都喜欢养小动物。记得在我上小学一年级时,我们就像“比学赶帮”一样,每个人都饲养了小动物,我大哥养了六只雏鹅,我二哥养了十只雏鸡,我养了两只雏鸭,还是北京鸭。我们个个好像都在心里暗暗铆上了一股劲:看看谁养得最好。我大哥经常在下午放学后,挥动细竹竿,赶着他的六只雏鹅到白鹭洲去放鹅,让鹅吃青草,喝河水,还吃蚯蚓等活食;我二哥都是在院子里放养着他的十只雏鸡,他饲养得很精心,也很细致,一只只雏鸡长势喜人,不过,他曾有过一次失误,在“泌”淘米水时,不慎将一只雏鸡给压死了,最后养大的只有九只了。我养的两只雏鸭,我也是精心地饲养它们,给它们喂食螺蛳、河蚌,还喂蔬菜和麸皮。我们兄弟三个养的鸡鸭鹅,只只都是肥肥硕硕的,最后全都成了我们一家人的腹中美食。

我像我爸爸一样喜欢花鸟鱼虫。如今,我养花、养鸟、养鱼、秋天还玩鸣虫,我也像当年我爸爸一样,从来不觉得嫌烦,反而乐此不疲。之所以这样的喜欢,不敢说是怡情养性,陶冶情操,但至少让我懂得了一点,人的生活是应该有一些悠闲的情趣和爱好的,比如养鱼养花,养鸟养虫等,不然的话,那生活将会是多么的乏味,多么的枯燥,多么的了无情趣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点评:看来作者小时候家境不错,羡慕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博客日报》值班编辑 

 
上篇: 阳光照耀老门东 下篇: 一九七三年日记选(五月二十九日)
 
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我要的不多,只希望有一个人,能欣赏彼此
● 让“中国机器人”飞得更远
● 花式避税·高考工厂·门生有情
● 城中村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再陪你吃一顿早餐
● 断章
● 今天起,尽最大的努力,做最好的自己!
大海之声大姐
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,股市终于有喘息
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
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
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
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,倚老卖老的典型
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
济宁老鲍潜规则(一百零八)
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人管
 

 

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:评论最大长度: 500字;还剩: 500
留言名称:
验证码: verify code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。


 
版权所有:©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-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